Monday, April 15, 2013

三岔路口





穿过齐胜天的手下们,货舱的灯光昏暗。
今天多数的兄弟都聚集在齐胜天的秘密货舱,看来一定有事情要宣布。

货舱中间坐着齐胜天和一名火辣的女人。
那好色的他,在众兄弟面前拥抱和强吻那女人。
我看到那女人有点抗拒,感觉她不像出来混的女人。


“陆仔,你来了。”齐胜天看我从人群走出来。

“是,天哥。”我打招呼。



众兄弟都称呼我为陆哥。
三年前,加入社团后就被齐胜天关照,一路平步青云的升上他最得力助手。
出来齐胜天的表面生意,他将东部地盘的赌场都交给我打理。
社团的生意可算是国内最大的机构。除了别的帮派,还有警方都要敬我们三分脸色。这也是靠齐胜天一手打造出来的事业。




“前几天,我们一批外来的货被狗警察给咬掉了。兄弟们还有死伤。这对我们齐帮有损荣誉。”浪二程在一旁告诉众兄弟。


众兄弟议论纷纷。
我看着浪二程,他一直都不服我被齐胜天看好。
一把长发右臂刺着一条猛龙的浪二程,跟随齐胜天一起出生入死十多年,
但,齐胜天依然没有完完全全信任他。


“所以,今天是一个非常高兴的日子。众兄弟的帮助之下,我们将狗警里的大公狗,重案组的李南汉警官邀请来我们的基地好好聊天。”浪二程右手举向货舱另一角,兄弟们散开,灯光一盏亮起。

齐胜天一边狂笑,一边紧紧拥抱他身边的女人。


我呆住了。


李警官怎么会落在他们的手上。
他已经剩下一点气息,满脸都是伤痕,被捆绑在木椅子上。
他的双眼稍微睁开望着我。




此刻,我脑海浮现许多片段。






“我是PC166766,陈凯宏,向重案组报道。”
五年前,这对白我依然历历在目。

当时李南汉警官就是我的上司,也是我在警察部队里最敬拜的偶像。
李警官可以说是黑帮的克星,这几年都破案无数。
三年前的一个晚上,我们破了城中最大的抢劫案,开始到酒吧庆祝。
往往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在最快乐的时光。




齐帮兄弟冲进酒吧,连开百多枪。
与我们警方展开枪击战。大概是为了报复我们断他们的非法生意。
李警官掩护我们,要我们从后门逃离现场。
但,当时我的妹妹也在酒吧打工。
一时情急之下,我不理李警官的安排,上前去救我唯一的妹妹。


枪火之下,许多客人被射伤。
黑帮没有一点留情的扫射全场。



我依然记得,那晚墙上的时钟是凌晨一点十五分。
枪声慢慢减少,隐隐约约听到警笛声。
我唯一的妹妹微笑躺在我怀里,我双手完全沾满她的鲜血。


“哥。。。快找。。找一个女。。女朋友。。。我不能和你。。。一起相依。。。相依为命。。。。”妹妹一直都在担心我的终生大事。


“没事的,不要怕,哥哥在这里陪你。救护车很快就到。”我的手无法自控的震抖。眼前的妹妹应该被射中很多枪。


“快叫救护车!快!”李警官大喊其他手下,但,大家已经受伤累累。


妹妹的微笑,有点疲惫。
那年才十九岁,对这世界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未完成,
我多希望看到她大学毕业照,谈恋爱,结婚生小孩,还有更多幸福的事情。
但,妹妹眼神里打滚的泪水,随着她结束最后一口气,慢慢滑落在脸颊。


泪水和鲜血,混合了我这一辈子悲伤和痛苦。
结束枪战后,李警官和同事都为我失去唯一的妹妹感到痛惜。
那晚,齐帮龙头,齐胜天被招到警局问号。


可惜,没有证据证明他主使这次枪击行动。


“你们这班狗警,受伤了就只会乱乱咬人。请找到证据才通知我来喝茶,不要浪费我的时间。狗警。哈哈哈。”齐胜天在离开警局抛下冷言冷语。



李警官无能为力放了齐胜天。

我当时愤怒情绪之下,做了这个没有回头路的决定。


“李SIR 给我加入卧底。我要潜入齐胜天的组织。”我知道这一起都不容易。


“凯宏,这是非常危险的任务,我不会答应你。”李警官拒绝,他体会得到我的心情。丧失了唯一的妹妹,为了报复什么傻事都会做。


“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齐胜天是危险人物,我们都知道枪击案除了他的帮派有这么胆大包天,没有其他帮派会如此挑战我们警方。李SIR 给我一次机会。让我为在天之灵的妹妹可以安息。”我跪在李警官面前,争取这次潜入齐帮的机会。


“这任务危险,我必须警告你,如果对你生命不利的马上撤退通知我们警方。”李警官还是答应了。





初期进入齐帮的日子,都是在赌场或酒吧当小混混。
等待机会靠近齐胜天,然后寻找他的犯罪资料。
一天一天的过去,曾经想过放弃。但,每当想起妹妹的微笑,就算是多辛苦都会拼下去。

机会就在一次黑帮各自争抢地盘时,浪二程被警方枪击受伤,无法保护齐胜天离开现场。当时我开着一辆轿车停在齐胜天的身边,说:“天哥,快上车!”

当时我可以不理他,让他落在警方的手上,然后我的任务完成。
可是我没有亲手逮捕他,无法通过我自己人生关。
我们就这样逃生,到郊外一个乡村躲开警方的搜寻。


“你叫什么名?”齐胜天抽着菸问我。


“陆仔。”我在警方的编号是PC166766,隐瞒自己真正身份才取名陆仔。

“陆仔。。。我在家中也是排第六。”齐胜天说。

“天哥,我们在这里呆几天,看看外面的风声没有这么紧才回去。”我在看窗外把风。

“好兄弟。如果这次逃过狗警们,我一定会好好关照你。”齐胜天果然是一个守信用的黑帮老大。


三天后,我们安全回到基地。除了浪二程被警方扣留问话,还有其他的兄弟都受伤在基地养伤。齐胜天向各位兄弟介绍我,将我当成他最相信的手下。


妹妹一定在天上保佑我。


我接管齐胜天多数的生意,然后用我的机智把生意创更高的业绩,成功完全得到他的信任。虽然这段日子舒服的在齐帮里立足,我还是没有忘记自己是警察的身份。
一直都秘密和李警官联系,但另一方面又得到齐胜天的爱戴。

“陆仔,城中我有间见得人的高级公寓,等下叫浪二程带你去看看。”齐胜天将这公寓给了我。

“谢,天哥。”我接受为了不引起他的怀疑,相反,引起浪二程的妒嫉。


李警官得知消息,一直提醒我要记得自己的本份,要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。
我就是为了妹妹牺牲生命才在这里。



齐胜天开始和国外运入大麻和重型枪械。
这消息只有我们三人知道,是我将消息告诉李警官。
警方才完全将这批货打捞,还射伤齐帮的兄弟。





现在,我完全无法理解,为什么李警官会落在他们的手里。


“陆仔。”浪二程将一把手枪抛给我。
接着说,:“你是我们帮会里,最有名望的人,李狗警就让你解决吧!”

这番话,我知道我的身份已经被浪二程怀疑。齐胜天望着我的眼神,还有身边那为火辣女人眼神有点奇怪。面对自己的上司,手上枪变得无比承重。难道我就要在这里击毙李警官?


“怎么拉?陆仔。”浪二程问。

李警官用唇语和我秘密沟通说:“开抢,牺牲我,可以抓拿齐胜天。快开枪。”
我无法面对这次的抉择。人生的三岔路口,李警官对我的恩,齐胜天间接杀死我妹妹。

我用唇语回应李警官:“我办不到。”

“开枪!你们这班冷血的废材!我死了还有国葬,你们呢?只有横尸死在街头!”李警官突然发飙。

我举起枪,对着李警官的右胸开枪。


“咔!”枪是空的。


我被骗了。


三秒,
枪声响起!
不是我的枪,但感觉自己的背部刺痛。
我,中枪。
缓慢扑倒在地上。


“你们给我退下,放了李警官!”是那火辣女人的声音。

她应该从齐胜天的口袋偷出一把枪,射我一枪后,挟制着齐胜天,要兄弟马上放了李警官。

我微笑带点痛苦。
原来,她也是卧底。

我微笑带点疲惫。
还好,李警官没事。

我微笑看见妹妹。
终于,远处警笛声。


“哥哥。我们走吧。”妹妹扶起我,慢慢离开现场。

“妹妹,我们终于在一起了。”我牵起妹妹的小手。


我看见李警官爬到我身边紧紧拥抱着失去知觉的我放声大哭。
警员们闯入现场将所有齐帮的人逮捕。
那火辣女人呆了,自己误杀了警方卧底。


人生的三岔路口,
我决定对了吗?
可笑,已经没有重来的机会。
开心的是,遇回妹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