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November 13, 2012

巧克力蛋糕



嗯,这蛋糕很甜。女友小米,边撒娇吃着翔买的巧克力蛋糕,边把头靠在他肩膀。
多希望时间就这样停留在此刻,永远不溜走。

会吗?翔把汤匙放在嘴里品尝,皱起眉头深思。

巧克力蛋糕,
可以让爱情,甜蜜在口里,挥之不去。
翔多希望自己是简单而不复杂的身份爱着身边的小米。
自从他们在一起就没得到任何人的祝福。


翔,来自一个军人之家,父亲管教非常严格,加上刚满十八岁,是加入军营的黄金时期。
翔爸强烈反对他和小米,毕竟小米背景平凡,从小被寄托在开夜店的阿姨。
小米没有怪任何人,默默守护自己的爱情。自己来把握所有剩下和翔在一起的时间,没有期待天长地久的爱恋。


窗外下起细雨,窗镜滑过雨水。
小米把眼泪擦干,微笑看着翔,说:明天以后,你要好好保重。

我们一定要记得彼此。翔把小米拥在怀里。明天在翔离开小米的街道上,仿佛积满了昨天的泪水和雨水?就这样,他们没有约定的分开。
 

五年后,时光无法保存这份爱情的新鲜。翔离开后完全失去消息,小米也开始模糊这段感情。为了生活,也在阿姨夜店开始帮忙,不到几年的时间,变成店里红牌小姐,毕竟小米外表非常出众。


怎么有乞丐在这里?阿姨在忙着关店,看见街角坐一名肮脏又残废乞丐。

别理他,我今天超累,想马上回家就可以倒下睡觉。小米伸懒腰。

小米, 等等我。小米阿姨马上追前去,不停说,:刚才街角的乞丐太可怕了。像被火烧伤,还断条腿。”小米穿起高跟鞋走路的姿势格外优雅。 

生活日夜颠倒,小米开始学会喝酒作乐,抽烟消愁。客人送上宝贵装饰,她一点都不稀罕。心灵空虚,与烟酒作伴。灵魂迷路回不去从前。
如往常一样,一个接一个。酒,一杯接一杯。
脸上的笑容,风尘又肤浅。


小米,有人送礼,你呀,真是红牌。每晚都有礼物,想当年,阿姨都没有。阿姨姿态风骚摆动臀部,离开化妆室。

小米呆呆望着镜子里的自己,眼泪已经在五年前流到枯干。

礼物放在她桌上,是一盒蛋糕。
引来小米的好奇,怎么不是什么名贵的装饰,而是一盒不起眼的巧克力蛋糕。她慢慢打开,是翔每次买给她吃的超甜巧克力蛋糕。

回忆如海浪打击着小米当年的记忆。

一定是翔回来了。小米离开化妆座,希望可以找到他,至少可以见回翔。
可是怎样找都看不见翔的踪影。小米回到夜店门口接应生打听是谁送。 

小米姐,就是那乞丐,每天在街角讨钱。今天,忽然爬过街道,将礼物给你。我三番四次赶他走,还是赖着不离开。客人看到乞丐在我们店前,还不跑光光。这会被阿姨骂死,我唯有收下,然后他才安心离开。接应生解释。

他去哪里了?小米追问。

接应生摇头。 她失望,街角凌乱的垃圾,就是那乞丐的住宿。心想见面又如何,现在她的身份更尴尬。 

回家后,小米打开巧克力蛋糕品尝。
好甜,好久没吃这样甜的巧克力蛋糕。
好怀念翔,五年后,第一次流泪。口里的蛋糕治疗不了伤口。


新闻报道: “这是一则国内消息,今早凌晨,本台记者接到通知,在贝勒路红灯区附近的后巷发现一具男尸。尸体残废,有被烧伤的痕迹。初步调查发现是国内军队上校,军方也传来报告通知,这名上校被派往邻国备战,战争结束后就下落不明。

电视银幕播放翔的照片,小米吓呆了!一不小心打翻巧克力蛋糕。盒子底部贴着一封信。

“小米,还记得巧克力蛋糕?依然记得你说很甜。

对不起,不是故意要和你失去联络。这五年来,我努力得到爸的认同,好让可以结束训练,回来娶你成为我最爱的妻子。可是,上个月备战时被炸伤,失去右腿,全身的皮肤被烧伤。我更本没有勇气回家,因这样我爸一定很失望。只是我多么希望见回你,再送你这巧克力蛋糕。

回来后,自己身上没钱买蛋糕,唯在街角讨钱。我已经不配再是你所爱的翔。蛋糕送你后,这世上没有什么值得留念。保重,我深爱的小米,爱你,是我这辈子已经完成的任务。

泪水已经弄湿了翔的信纸。




我敲打着键盘,脑海依然回想昨天在蛋糕店搭讪的女生。

开场白: 原来你也喜欢巧克力蛋糕。
她,将巧克力蛋糕送入嘴里,其实一点都不甜。
心,被过去狠狠的彻底敲粹,剩下凌乱的粹片。